您的位置: 首页 > 法院风采先进集体
热点文章
最新文章
武进法官服务站 “左邻右理”促和谐
【发布日期】:2020-12-03 16:03:23
【作者】:常州中院

    常州武进区法院嘉泽人民法庭位于闻名全国的“花木之乡”——武进区嘉泽镇,辖区内专业市场集中、种植业发达,苗木纠纷、涉农纠纷、土地纠纷多发。为创新发展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,今年4月,嘉泽法庭在辖区20个村(社区)设立“左邻右理”法官服务站,开展矛盾纠纷化解、法律咨询服务、法治宣传引导等工作,通过聚焦基层人民法庭的“小切口”,主动参与基层治理的大格局、全力服务乡村振兴的大战略。

 

厘清矛盾护地方发展

 

今年的国庆中秋长假,嘉泽镇的苗木种植能手王波可没闲着,依靠“网上+网下”的经营模式,他的苗木生意一片红火。但就在6个月前,他的买卖却因一桩官司而受困。

2017年,王波与同村的赵乐签订土地转租协议,约定将赵乐承包的70亩土地转租给王波,王波向其支付转让费并直接向村委支付土地租金。协议签订后,王波认为赵乐未将全部70亩土地交予租用,故拒绝支付相关费用。今年4月,赵乐起诉至武进法院嘉泽法庭,要求解除合同、赔偿损失。

一起看似简单的土地租赁纠纷,却让承办法官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——案涉土地面积达70亩之多,其上种植有数千棵树龄超十年的树木,一旦合同解除,除了会引发数千棵大树的处置和相关费用的承担问题,更可能会造成苗木损害、土地资源浪费,影响地方经济发展。

为妥善化解该起矛盾,承办法官来到了嘉泽镇夏溪村的“左邻右理”法官服务站。在双方当事人的见证下,法官邀请村委对争议土地面积进行了测量与核算。之后,采取村委确定土地使用情况、调解人员缓和双方矛盾、法官指导调解进程等三方协同的工作模式,最终促使原、被告达成和解。

得益于“左邻右理”法官服务站,越来越多的矛盾被吸附在基层、消灭于萌芽。今年4月至9月,服务站共接待群众156人次,解答各类法律问题78个,化解矛盾65起。

“这些矛盾化解的背后,不仅有法官的努力,更有多元治理力量的共同参与。我们与镇网格中心、行业协会、妇联、综治等多部门均建立了联动协调机制,同时构建了‘基层村调处组织+镇司法调委会+驻庭人民调解室+诉讼调解’的四调联动平台,以‘左邻右理’的‘小支点’撬动治理资源的整体融合。”武进法院嘉泽法庭庭长章毓介绍。


 

理顺心气化群众心结

 

今年10月10日上午,嘉泽镇三星村的村民杨金泉没有像往常一样下地务农,而是和同村的许多人一起来到了三星村委的小会议室,因为他们听说村里张顾两家的案子,法院今天要在这儿开庭。

15年前,老张在家门口的空地上种了五棵广玉兰树,邻居顾阿姨认为,该空地属于自家的自留地。双方约定等树苗长成并出手后,顾阿姨再将田地收回。十几年过去了,顾阿姨发现老张并没有履行约定的打算。因前期协商无果,今年3月,她在未告知老张的情况下,将五棵树砍除。老张知晓后要求顾阿姨进行赔偿但遭拒,双方僵持不下,老张一纸诉状将顾阿姨告上了法庭。

武进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宋文良在法庭调研时了解到,案件双方的矛盾已非常激烈,简单的判决非但不能解决纠纷反而可能引发更大的问题;再加上与其他村相比,当事双方所在的三星村同类型矛盾相对多发,对该类问题的治理还需进一步加强,遂决定依托“左邻右理”平台化解该起邻里纠纷。该案审判长宋文良带领案件合议庭成员深入田间地头实地勘察、走访了解,并邀请嘉泽镇三星村委协同开展情况调查、联合调解。

为实现案结事了与法治教育同步推进,当天上午,合议庭在三星村以巡回开庭、现场调解的方式化解纠纷。现场,三十余位村民旁听了案件审理。调解过程中,法官与村干部们情理法并用,缓和当事人对立情绪,引导双方把焦点从过去转向未来。最终,原被告双方达成和解,原告将土地交还被告且放弃追偿,被告向原告当庭赔礼道歉。

旁听结束后杨金泉有感而发:“之前只在电视上看过开庭,今天终于到现场体验了一下。现在有什么事,法官都能到我们身边解决,让大家知道什么是侵权,什么是违法,增强大家的法治观念。”

“基层的很多问题都是小矛盾、小纠纷,但处理不当就会酿成大隐患、大事故。设置‘左邻右理’法官服务站,就是希望在党委领导下发挥社会治理体系的积极作用,引导法官从追求‘结案了事’向注重‘案结事了人和’转变,从根源上将群众的怨气‘清零’,将基层的矛盾‘归零’,实现社会和谐。”宋文良表示。

 

“礼”出和谐引规则之治
 

今年5月21日下午,在嘉泽镇晨山村的“左邻右理”法官服务站,嘉泽法庭法官熊金明接待了一位前来求助的村民王大姐。

王大姐是嘉泽镇晨山村委某村民小组村民,长期生活在该村,且出嫁后未将户口迁出。截至目前,该村民小组的集体土地(含承包田)均已被政府征用,同时也获得了政府给予的土地补偿金,该村利用该资金及利息,每年年终在村民中进行分配。根据当地村规民约,“外嫁女”王大姐只能享受土地补偿金按承包田亩分配的部分,按人头分配的部分无法享受。王大姐不服,与村委协商无果,遂向法官寻求帮助。

熊金明结合当地的土地拆迁情况,意识到该起“外嫁女”土地权益纠纷可能不是个例。经了解,王大姐反映的情况在晨山村各村民小组均不同程度存在。为强化源头治理,法庭与村委就村规民约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进行释明。最终,晨山村委接受法院的指导意见,在法律规范指引下修订了村规民约,纠正了其中男女分配不平等的问题。在新的村规民约指导下,该村的二十余起同类纠纷“不治而愈”。

谈及这次“自愈”背后的原因,宋文良认为“左邻右理”法官服务站发挥了不小的作用:“服务站的法官既注重个案的化解,也注重群案的一揽子解决;既注重事后的介入,也注重事前的苗头性预防,逐步构建起以法治为保障、以德治为引领、以自治为核心的基层社会治理格局,进一步激发基层自治的内生动力,从而激活全社会的矛盾纠纷‘免疫力’。”

 

(阅读次数: